博客网 >

厚葬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  厚葬勿容质疑是一种陋习。反对者声讨者有之,力行者有之。我今天以一个亲历此事的当事人身份,说说其中的滋味。

  2006年的7月5日晚上,阴雨霏霏,我舅妈在与糖尿病搏斗十五个春秋之后,并发症爆发,身上的内脏器官功能衰竭治而身亡。舅妈在世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,前半辈子生活拮据,操劳过度,等到二表哥的婚事办妥,已感心力交瘁,仍想省几个钱,所以没有去医院检查。等到二表哥女儿出世,方才体不能支,入院检查,一查是糖尿病的晚期。后来慢慢地靠注射胰岛素支撑,眼睛也患白内障,视物不清。舅妈可说是个有福不能享的人,后来家庭条件越来越好,三个儿子都出息了,房子建在公园外面,房产各百万,光房租就是普通人家年收入的几倍。每房都生了一儿一女,都是先开花后结果,这等福气在村上传为美谈。可惜所患之病,有美食不能啖,有美景赏不得。子孙孝顺,却是频频病情告急,没有精力享受天伦之乐。光去年就进了三次医院,医药费用七八万元。虽说有点小钱,但所谓有钱是有钱的用法,没钱是没钱的活法,任你是上千万的,也总是没有觉得宽裕的一天,花了这么多药费,三个表哥没有一句怨言,光是宽慰舅妈,钱的事不要放在心上,只管好好养病,花多少钱都不在意,也有能力花,只要病情稳定。可是要留的毕竟留不住。任是舅妈的求生欲望强到连医生都惊叹,毕竟还是如东逝之水,不可追。

  听到噩耗,已是晚上九点。我匆忙赶去,表哥家已是乱成一团。大人在布置灵堂,小孩在看热闹(要求才几岁的孩子来体味这生离死别有点勉强了)舅妈在冰棺之中,大家关心冰棺北边的油盏是否还点燃着,甚于关心舅妈,因为油盏是不能灭的,这好像代表着舅妈的灵魂,这么多人都管不着,那是要良心不安,而且遭来非议的。第二天和第天的繁文褥节,是我这个不太懂得这些细到不能再细的规矩的人所可以记住,也不是我这枝没有才气的笔所可以记录的了。有两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。其一,三个儿媳在灵堂的白幔里面迎接客人,来了奠拜的客人,三个表嫂是一定要大放悲声的,你不哭,或是哭的没有大声到让客人听见,有点规矩的人是不会下跪奠拜,所谓接客。舅妈没有女儿,所以我也在白幔里面,不过我大概不用和三个表嫂一样,所以在暗暗垂泪的同时,可以偷偷地看着这些事。往往是一个表哥在白幔的最外面看着门口,然后轻声说声:“客人来了。”三个表嫂就一起号啕大哭。我母亲负责看到客人走了,就轻轻说声: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刚开始还是一边说一边垂泪,我妈是一个重情义的人,舅妈是坐家姑娘,是妈的亲姐姐,因此也是伤心之至,到最后话却已说成“没人了,不用哭了。”如此反复整整一个下午再加一个上午。天气闷热,房间又小,香烛缭绕,只一把电扇降温(说来这电扇还是我提醒他们买的。)三个表嫂只哭得死去活来,如果舅妈听到肯定愤恨,一刻都不让她消停。小辈们都是孝顺之人,然而已是疲于应付,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来怀念舅妈了。我想舅妈知道了一定不会开心,于是澿然泪下:我们这是在演戏还是怀念。如果是演戏,又是为了什么而演,竟然演得不能再怀念。其二,经历了这许许多多的程序以后,舅妈火化了,回来后是晚饭,小表哥是最孝顺的,也是大小事物最操心的,这次也不例外。在晚饭时,小表哥居然笑了,好像完成了一件大事,轻松而笑。是啊,三天了,夜不能寐,昼不能歇。各种事情接二连三。我没操劳,只是热得险些晕倒。所以忿忿不平:怎么笑得出来。再看另外人,不论宾主,都是一幅不错的表情,表侄女还和几个小妹妹干起了杯。我是心中郁闷,犹鲠在喉。饭也吃不下就匆匆走了。

  在一个月后,我才真正明白了他们的心境。不是他们不够孝顺,是各种规矩使人的头脑装得太满太满,已经没有地方装上对逝者的伤痛和哀思了。因为我在以后这一个月里真正的站到了当事人的位置上了。舅妈没有女儿,所以我算顶上。过五七也是一个很盛大的仪式。需要准备很多东西:纸船,纸汽车,元宝,粽子,夏至床,火炉,大大小小的箱子,首饰,手机,等等等等,船有船的规矩,车有车的讲究,真是让人头疼异常,还不能表露出来,要有不满,视为不孝。我不是个不孝顺的人,舅妈在世时我常去探望,给她读报解闷,讲笑话开怀,到糖尿病专柜买她爱吃的东西。我也是受过一点教育的人,看到别人厚葬,每每生出感慨,说,要是我,我会力排众议,改革一番。可惜,事到如今,我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,也没有任何借口,只有尽力的做好这些不该做而又不得不做,大家都在做因此显得天经地义应该做的事。别人家有的我要有,而且是发自内心要有,别人小的我要大,别人便宜的我要贵。等到跪得站都站不起来,头晕目眩,许多活人都变成许多半死之人时,仪式从傍晚持续到早上结束了。我看着舅妈的遗像,脑子里想的却是刚才念佛的老太太私下议论的一句话:“这汽车这么小。”我暗暗懊恼的不是为什么没有药能治好舅妈的病,而是我怎么不买辆大点的汽车。在这一瞬间,我知道我被环境一口吞了。我非圣人,有力挽狂澜的魄力,也非智者,能看透这世上的不成文框架。我像这芸芸众生,被强暴了,还不是特别不愿意的那种,居然还在配合。

  

  

  

  

<< 姨父老矣 / 曹七巧――从追求成功走向毁灭的悲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txqingting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