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当社会潜规则和我不期而遇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   人生如戏,社会是个舞台,你要在舞台上演戏,就得遵守一些规则之外的规则。诸葛亮的老丈人应该掌握得够有分寸,而且敢为天下人先,不顾自己显贵的身份,在得到诸葛亮口头承诺后就立刻把丑女儿给人家送了过去。潜规则无所不在,从古代的“朝中有人好当官”到现在的做什么都要靠关系网。听得多看得多,好像应该如此,但却离我很遥远,遥远到不用考虑它存在的合理性。可是现在它却突然面目狰狞地出现在我的眼前,让我彻底领教了它的厉害后,我一下子就晕头转向,(包括接下来的文字)不知所云了。

  有句话说的好,我们总是老得太快但又成熟得太慢。我以为我很成熟,但是,现在发现,我其实幼稚得可爱。我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在一个漩涡里打转。漩涡的上端就像我们的过去,而漩涡的底部就像未来,我既不知道过去从何处来,也不知道未来又将在哪里栖息。只是身不由己的打转,打转,再打转。我不知道为什么而转,也不知道又该为了什么而去追求不转,所以那就转吧,有时慢点,有时快点。而我们芸芸众生,是这漩涡中的灰尘。有的颗粒大点,有的小点,有的表面光滑一点,还有的则粗糙一点,这一漩涡的灰尘都在宿命地转着。你看,在那一排往左数的第三颗,对对对,就是它,它在笑着,因为它刚刚打败了另一颗力量相当的灰尘,挤到了漩涡的稍微外围一点;而这颗,就是那稍稍大一点儿的,你的眼力真准,它也在笑,不过是冷笑,因为它觉得它和身边那颗又瘦又难看的灰尘为伍,实在是辱没了自己高贵的身份;……。于是,很多孤独的尘埃选择了沉思、技巧以及别的让灰尘不成为灰尘的东西,再于是就有了哲学家,艺术家或是别的什么家。寂寞的选择了亲情、爱情及其他。有的灰尘相互依靠,彼此取暖,这很可能和爱情无关,只和寂寞有染:当一颗灰尘寂寞时,不是爱上了这颗灰尘就是爱上了那颗灰尘,其实都一样。而大多数灰尘所希望的所谓幸福总是不一个人来你身边做客,它死都不会忘记带着痛苦。有时幸福在痛苦的前面一小步的地方,可惜它的面纱太薄,不用细看就能看到痛苦在盯着你,就像美酒还只尝到一小口,味道还没辨清就被迫含了一大口的苦酒,你是选择吞还是吐?也许根本就没有时间让你选择。有时幸福若隐若现地似乎跟在痛苦后面的不远处,但是剥去一层痛苦仍是一层,当你剥得没有力气时,幸福又举着妖艳无比的小手向你献媚,你会怎么办?别废话了,继续剥吧!可是你永远都无法剥完,幸福唾手可得却又遥遥无期。言归正传:我这一颗灰尘,不想当灰尘,这当然是你听说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。所以我在漩涡里“横冲直撞”,好像动作很大,其实却一点儿也看不出我的轨迹有一丝一毫的改变。真是宿命的悲哀!在永无休止,又永不知什么是结果,什么是过程的过程中,我分解为三个我。“超我”相当豁达,立在漩涡中却宛如立于天地之间,款款而谈:“漩涡里到处是美的东西,好好找寻,好好享受,漩涡真理永胜!!!”“本我”则有点零乱,含糊不清地说:“我不知道我要什么,我不要什么,以及我可以要什么,我又不能要什么。我要寻找,我要寻找……”“假我”粗鲁地打断:“找什么,找什么!让它转吧,我心不在转,等于不转,漩涡能奈我何?我要自由舞蹈,我要风景,我要所有的一切不是快乐的快乐,我可以要任何东西,可,我,不要--希望!”正如你猜想的一样,“假我”摇身一变成了“真我”,就像…就像…就像一个丫环连小妾这一步都免了,直接就登入了少奶奶的卧房,成了主子。三个我一起拿起手来,在空气中书写,你看不清写的是什么,因为我已经用尽了各种方法,比如用胶水,双面胶带,单面胶带等等我一切可以利用的有粘性和没有粘性的工具,我甚至连磁铁都试过,但是,不管我是横着,竖着,从左到右,或是从右到左,从上到下,从下到上,或是这边斜过来,那边斜过来,我还尝试揉和了其中的二到三种方法,最后干脆全部一齐用上,结果只有一个:字是粘不到空气上的。所以我只好把它粘在我的心里,再所以我心的大门上就出现了两个大字,左心室的门上贴着“绝”,右心室的门上贴着“望”。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真实是一种最美 / 梦里乌镇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txqingting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