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昨天上午十点半,我刚睡醒,和儿子准备去吃午饭。儿子一定嚷着要我给他一张百元纸币,理由是他从六岁到现在为这个家拎了许多垃圾到垃圾房。我当然不答应,理由也很充足,他每拎一次都有一元的报酬。他不太高兴,转而要求去公园或吃肯德基。在无数次和他斗智斗勇中,我常常败得一蹋糊涂,我基本上知道他要等到这两种要求都达到才会罢休,所以希望这种局面能够得到改观:我不能老败在他的手下。于是非常狠心地说了一句话:“行,用你自己的钱吧,我没钱了。”儿子没见过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我今天这样,只好悻悻地从储蓄罐里取了二十元钱,跟着我下楼。楼下真好,阳光明媚。风很大,但不影响我的好心情,感觉睡到自然醒就是好。

我刚从床上起来不到二十分钟,所以对外界的形象和声音还不太敏感,儿子刚走完楼梯就停住了,拉着我往人多处走,人挺多,看样子都在笑,还有一个城管,好大的声音。等我回过神来,才看到我的东面有一对老人,约摸六七十岁吧,穿着破旧,有一个高大的城管,还有一大群人,我的西面是一辆城管的车,听到的声音也不单是笑了,老汉边拉着城管边在喊:“强盗,强盗,大家都来打强盗啊……”,头朝着天,也许大声疾呼就是这个样子吧,城管低声说着什么,听不真切,好像是诸如你再这样,我怎样的话,一边拉扯着自己的衣襟。我有点明白了:我们小区的旁边经常有一些乡下的老人,自己种了点菜,到小镇来买。也就小几十块钱一天的光景,有时还不可能天天买,又不是大棚,蔬菜都有季节性的。到市场租摊位吧,显然不可能,怕是买得的钱交摊位费都差得远了,所以经常摆在路边,确实,有时防碍了交通,所以小镇的城管经常来管理。今天看来是老人和城管之间有了矛盾了。正在我想的那会儿,城管开着车走了。我刚想离开,老太太自东往西跑着追车,说实话,我那时很怕,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,马路上车来人往的,出个什么事的,怎么得了,要是追上了,双方僵持起来又该怎么办。网上买水果的小贩用刀刺死城管的事,让我一想起就冒冷汗。老太太正好从我面前跑过,所以我想也没想就把她拉住了,好在她力气不大,跑得也不快,要不,凭我这力气,怕也拉不住。“算了,算了,他们也不是针对你的。”“不行啊,我要把黄豆拿回来,我辛辛苦苦,起早摸黑地做出来了。”“别追了,算了,算了。”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,心里想就算你追上了还能怎样。老太太这时眼泪都下来了:“要不是我儿子死了,我也不用这样啊。好苦啊!”聊了几句后,我才知道,老太太儿子得了心肌梗塞,没几分钟就去了,家里还有一个孙子,在读初中,学习费用都免交了,可是日常生活还是艰辛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还能做什么,一心想着补偿她黄豆的损失,就从包里掏出了一百元钱给她:“你别难过。”(恕我自私,其实,我包里有二百元钱,但想着还要带儿子去公园,坐车啊,门票啊,所以我只给了她一百。原来很多时候帮助别人的前提是自己有余。)老人家持意不要,我好说歹说她才收下。